赭莓奶

扣壶自高歌,哪怕没人听。
5歌: http://5sing.kugou.com/16828252/default.html
微博@赭莓奶_孢子入侵

【胡言乱语】一些奇怪的脑洞

【表白】TO有狐缓缓

你是睫上沾落的春雪,你是天外云边不老的城阙;
你是绿泉泛于心野,你是红塔瞭望人间 ;
你是梦境荒芜过后的匆匆一瞥;
你是固执萦绕于胸的白天黑夜;
我不会写佶屈聱牙的文字语言,不会作回环往复的赞美诗篇。
我只知当回看旧事、翻动书页,见有狐正缓缓,携我手、与并肩。   

2014.10.4


【答非所问】to阿媜

她不曾见过春燕衔泥,她不曾见过秋叶飘零;

她不知人间铸他以泥沤,她不知这一方帕要以心头血来滴;

她不曾听闻市井言语,她不曾听闻腔板高低;

她不知他是魂梦所系,

她不知诗林渐晚、重门深深,仍固执的拈风作序、裁露为衣。

2014.09写于旧爪机丢之前


我心匪石

      江西蒲州陆轲,精擅音律,好抚琴,然生而盲也。临溪有奇石,甚巨,负镣锁,冬温夏凉。轲常倚石而奏,饮酒放歌,一坐整日,如晤挚友。一日晌午,轲倦极,枕石而眠,梦一少年,年可弱冠,车服敝素,抚掌而笑曰:汝之清音绝律,一身风骨,吾甚喜之也!而后可续奏耶?轲遽惊,起而环视四周,竟能视物矣!遂观石,见石如常,而镣锁无所踪。后轲日日至此,八十而终。遗琴歌一曲,谓之我心匪石。

       后随园先生叹曰:人道木石无心,而此石有灵,上天恐其作乱,降镣锁加身,困其心志。轲音善,石化其心而明轲目,遂复无心,而锁亦无踪矣。

评论
热度 ( 3 )

© 赭莓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