赭莓奶

扣壶自高歌,哪顾俗耳惊
网易云&5sing:赭莓奶
微博@绪莓奶

他们,他们——LPL S8应援曲

他们,他们

曲:破相

词:赭莓奶


彼少年,走下熟悉的赛场,

背靠着,那聚光灯与人潮,

当掌声,再次喧哗的一刹那,

却非,为我拍响啊。


颤抖双手,死守骄傲的泪光,

宣告着,又一次的退场,

不甘,未允显露在沉重步伐,

却已,红了眼眶。


他们,积攒着梦想,

燃尽此生热望,落定成为信仰。

他们啊,执着而疯狂,

纵头破血流,也粉身去闯。


时代终会完结,

曾经王者也终会离场,

所铭记的,终究会淡忘,

可是热爱,却永在血液沸腾流淌。

唏嘘或冷眼,再回想,只一句“何妨?”

等来日方长,会发觉,遗憾中能开出花。


又几年,他们褪去了青涩,

也有人,攀...

2018-05-21

江湖入怀 ft 行宴

江湖入怀
词:行宴&赭莓奶

【剑客】
流风不喋,哑云趁意
滔酒佐剑去,抬声朗折十八戟
【酿酒师】
陈坛烹春,桂瓦酿泥
赊刃封杯来,东旅寻童酒在西

【乐师】
山崩玉碎,泉飞石移,
闻琴既知心,拂花叩云帝子灵
【采花女】
锦绣跃笺,闻识蝇笔
径远何许里,花前樽底见白衣

我自当野杀风色,后踏云足赴江湖
踉跄白马,破筏捞月,舟随大梦同路
解襟入怀人间世,何劳上眉问雅俗
庶刀薄钱,休来抛酒,邀兑侠意不负

【女官】
红袖持笏轻揖座,折簪掷牍笑语多
绣口吐气象,敢教天公输半墨
【女将】
女儿佩甲携吴钩,马蹄扬花践清秋
十年未肯归,雪浪洗剑沙佐酒。 


放荡形骸直须去,天风吹摇千万骨
酣意到处,落地珍...

2018-05-16

另类爱情文学


词:赭莓奶

我们挽手在尸体上面散步,
你为何总抱怨我太爱散步,
一万个伊索的寓言,
一万你说的语言,
铺满玻璃的冬天。

我们挽手在红月亮下散步,
看着秋天的枫叶落下帷幕,
你爱我不穿衣服,
我爱你不穿衣服,
死掉后不用穿衣服。

还记得开月季的雨天,
你替我挑寿衣,
回想起那般场景,温柔而又甜蜜。
然后十二步的春树,
咬一口红红苹果,
你就大笑着,我也大笑着,
我们笑着。

人们总说爱情应忠贞不渝,
我只关心艺术品飞扬裸女,
别说话让空气安静,
美好都应该安静,
像尸体那般安静。

我们又挽手在尸体上散步,
女孩的眼睛像一颗颗珍珠, 

我弹奏响日光琴弦

你踮脚樱花下起舞,
散步...

2018-05-14

学堂记

曲:烂兔子p
词:赭莓奶

门外秋千园中新桃,
我折花,一路悠然,数雀鸟。
不觉早课又要迟到,
踏着露水把地扫。
教书先生摇头晃脑,
他总说“仁义礼智”要记牢。
风过,泉石激奏,修竹叶茂,
谱成歌谣——

歌谣唱少年风流,唱春风酿作酒,
唱梧桐院风雨骤,唱天凉好个秋。
再唱明月与乡愁,唱别友二三柳,
唱斜阳挂在江楼,
这万千情景啊,尽在诗中收。

一方书桌小小学堂,
我研墨,学而时习,功课忙。
不觉日摇人影渐长,
瞌睡虫来挠心痒。
教书先生背手踱步,
他总说“温良恭俭”不能忘,
推窗,五千年来,佳篇良章,
吟诵声响——

吟伯乐与千里马,吟湖心亭风雅,
吟人之初性本善,吟桃源有人家,
吟木兰英...

2018-05-14

洋白蜡信札

“如果想我了就看看镜子吧,我就在那里同你一般微笑着啊”


http://music.163.com/#/song?id=521323318

作曲 : グレゴリオ

作词 : 赭莓奶

唱/美工:温水沁

后期:挽萤


在翻开,信纸之前,

那上面有着洇湿过的痕迹。

窗外面,林荫花影,

放课后欢欣身影,

没有了,你我挽手的背影。


橘子汽水,数学习题,

如今,它们就端正的摆在那里。

想象你,咬着吸管,对我抱怨坏天气,

多盼望,下一刻就发生。


十八岁,那个成人礼,

约定好,捉弄朋友们,

果然最后他们也,没猜出你是我还是你。...

2018-05-05

亲爱的绿蒂姬 ft 稗子

作曲:krz
曲:星燃的夜晚
词:奶掰

山坡上的亲爱的绿蒂姬,
你双手将绒花与野果揣进黯淡布裙,
贫穷与乡间歌谣,
爱情与你故意崴的脚,
失效在日落前微声祷告。

他的玫瑰容易使你微笑
他念给你那些甜蜜的新诗稿
恋人絮语被这晚风吹向哪儿?
夜色茫茫飞入你的梦乡
要替星辰致意 向你问好

可云端上的神明,赠你永夜的匣,
雨水充沛的盛夏,你踏着泥泞访他,
悲伤而甜蜜,惶然着又欢欣,
像躲藏在绿草尖上的蜢蚱,
闷热天幕下,失声一霎。

山坡上的空荡荡旧牧场
某日清晨你挽起长发眺望 那些过往
春啊是梦的流光
夏的露水缠绵在裙角
转眼间叶落了 被你珍藏

冬日屋檐,再无法呵护羊群
风雪掩埋了那条,熟记...

2018-04-08

天官十级能力测试之谷子的十万个为什么

天官十级能力测试之谷子的十万个为什么

曲:吉祥三宝
词:赭莓奶

谷子:阿爸?
戚容:嗯?
—三界里谁的字最丑啊?
—狗花城呗!
—三界里谁的品味最差?
—反正不是我(心虚)
—可他们都嫌你品味差(委屈)
—他们嫉妒!!
—我就知道我的爹地是最棒哒!(开心)

谷子:殿下?
谢怜:嗯?(温柔的)
—你俩嘴对着嘴干啥?
—借法力而已……(尴尬)
—可是你们看起来gay gay哒?
—真的没有......(无力)
—你也会像风信生个娃吗?(风信:不是我生的!)
—饭做好了(微笑)
—突然想起有点急事先失陪啦……

谷子:阿爸?
戚容:又干啥?(不耐烦)
—三界里谁最会用刀啊?
—墨香铜臭。
—太子...

2018-03-31

愤怒让他充满力量,爱让他柔软

2018-03-25
1 / 15

© 赭莓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