赭莓奶

扣壶自高歌,哪怕没人听。
5歌: http://5sing.kugou.com/16828252/default.html
微博@赭莓奶_孢子入侵

【薛晓】长风入怀

长风入怀

词:赭莓奶


是皓月云遮,竟难参见故人颜色,

是霜华敛锋,余他灯下拭剑独坐,

觑笑来者,不识星辰错落,

倾身随北斗去,到乡翻似烂柯。


围炉呵手,也曾笑谈江湖风波,

凭吊知己难得,只身赴火,

引颈成一祸。


最幸是贱骨得入他清明眼,

最恨是未肯提刃屠人间,

开怀倾杯酒,风物总流转

他却不肯入梦共我一酣。


最苦是未及将真心予他剖看,

最喜是得眷他软语温言,

江湖事流长蜚短,与我何干,

困顿柔情轻换一世痴顽。


是义城雾雨,浇熄满腔胆灼心热,

是逢敌交肩,恨事磋磨意气执戈,

彼时少年,只道世人负我,

待尘埃落定,生死两隔,唤不回他魂魄。...

2017-01-30

【薛洋】世事暌违

世事暌违

曲:雨落长安
词:赭莓奶

夜来无风,一轮明月朗朗,
拭剑追思,偕肩千山遍闯。
着青冠白褂,扮得几分像,
对镜相照,回顾他模样。

霜华蒙尘,且问为谁拔剑,
生未共枕,死亦未奢同穴。
屠尽无辜,浪荡蝼蚁人间,
灯下独坐,可叹可怜。

死生弹指,奉天下为刍狗,
匆匆一世来去如何通透?
狭路相逢甘就戮,
千百年后,但记义城薛某。

彼时娇顽,全作一剑封喉,
困顿温柔,谁肯将肺腑剖?
同为无双沦落人,
生前死后,肯道意气曾相投。

辞乡走马,轻囊贱骨相陪,
断指尤痛,平生恨事暗追。
飞光无情,一饮苦酒任醉,
大梦沉沦,梦他眼眉。

死生弹指,奉天下为刍狗,
匆匆一世来去如何通透?
狭路相逢甘就戮,
千百年后,但记义城薛某。...

2016-10-01

© 赭莓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