赭莓奶

扣壶自高歌,哪怕没人听。
5歌: http://5sing.kugou.com/16828252/default.html
微博@赭莓奶_孢子入侵

【少女心?】邮差先生

邮差先生

作曲/编曲:Leon

词&念白:赭莓奶


“‘我要唱响对爱情的礼赞,

      歌颂麋鹿,树林,一切沉淀于荒原的美丽,

      我不拒绝造物主的恩赐,

      那恩赐是你,是阿芙罗狄忒的裙摆,是……’

      咦,又一封没有署名的信,会是谁呢...”


时针六点整,门前摇响,车铃,

又摇摇晃晃,叮叮当当,远去。

邮筒的信件,如往常没有,署名,

只,捕捉,他背影。


哪家竹蜻蜓,飞过了屋顶,

飞过,一片片晴云。

小镇熙攘着,人们睡梦中,

苏醒,挥别黎明晨星。

等春天来临,收藏冬雪当做,回礼

向,那位,致意。


他路过,湖边飘摇的花,便摘下,

风拂过帽檐似一个轻吻,就落下,

口哨声,就这样,一路的回响,

哼的歌,她可曾听到吗,

接住,树叶缝隙漏下的阳光。


小酒馆,大礼堂,他的步履匆忙,

信笺如鸟,来自远方。

他走过,老木桥,咖啡店,文明在碰撞,

用脚步去,丈量。

电话亭,踌躇着,没播出,烂熟于心号码,

拿起电话,却又放下。

他坐在,公园的旧长椅上,懊恼的回想,

忽而抬头一望——


“嗨,邮差先生~”

“啊,啊,你,你,你好!”

“有时间帮我看一下,这封没有署名的信吗?”


有微风吹来,吹到鼻子都,发痒

她推开叶窗,托腮静望着,人来与车往,

而他,恰巧路过小巷。

平常的街道,有他却好像,发光,

把,小镇,照亮。


他路过,湖边飘摇的花,便摘下,

风拂过帽檐似一个轻吻,就落下,

口哨声,就这样,一路的回响,

哼的歌,她可曾听到吗,

接住,树叶缝隙漏下的阳光。


小酒馆,大礼堂,他的步履匆忙,

信笺如鸟,来自远方。

他走过,老木桥,咖啡店,文明在碰撞,

用脚步去,丈量。

电话亭,踌躇着,没播出,烂熟于心号码,

拿起电话,却又放下。

他坐在,公园的旧长椅上,懊恼的回想,

忽而抬头一望——

你就来到身旁,像幻想的那样。


评论 ( 4 )
热度 ( 8 )

© 赭莓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