赭莓奶

扣壶自高歌,哪怕没人听。
5歌: http://5sing.kugou.com/16828252/default.html
微博@赭莓奶_孢子入侵

无恋之恋

词:赭莓奶

曲:平井堅 - 僕がどんなに君を好きか、君は知らない


一定会有船,让我们靠岸,

无风无雨,幸与你同舟并辔。

来年的我,甘沦为春泥,

小心呵护,盼一束海棠别襟。


曾经一时要快死快活,

如溺水之人偏怀抱稻草,

谁为我抓一味回春药,

稻草能换成浮木,以泅渡爱人怀抱。


你,我,

你与我。

几十年枪口刀尖,几十年吞冰咽雪。

交肩而过,

你,我,心跳止一刻,

便于这人海茫茫,便于这天神脚底,仓惶而甜蜜。


一定会有花,为我们而开,

惊雷摧折,也不肯轻易谢了。

去年的我,见过鹿回头,

野原上,怅怅然飘摇而来。


如今害怕也难以折身,

贫瘠如我怎讲得出故事,

掏空心思力竭声嘶,

空空劳你挂怀,故事俗气难耐。


你,我,

你与我。

几十年枪口刀尖,几十年吞冰咽雪。

交肩而过,

你,我,心跳止一刻,

便于这人海茫茫,便于这天神脚底,仓惶而甜蜜。


我憎恶着贫穷啊,翻箱倒柜,

不足与你相配。

白日发痴心梦寐,天涯尚早世界安身。

可是大抵我终归是个平凡人,

露宿街头还要访你秋昏春晨。


你,我,

你与我。

几十年枪口刀尖,几十年吞冰咽雪。

交肩而过,

你,我,心跳止一刻,

便于这人海茫茫,便于这天神脚底,仓惶而甜蜜。


你,我,

你与我。

几十年枪口刀尖,几十年吞冰咽雪。

交肩而过,

你,我,心跳止一刻,

便纵是湖心波澜,听着:

“一定会有船,让我们靠岸。”


评论
热度 ( 2 )

© 赭莓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