赭莓奶

扣壶自高歌,哪怕没人听。
5歌: http://5sing.kugou.com/16828252/default.html
微博@赭莓奶_孢子入侵

【奇怪的脑洞】山林女儿

山林女儿

曲:中孝介 - それぞれに

词:Gemini水镜


五月的春衫、六月的天,

她摇着船儿过岸。

簪发的花枝、闲钓的竿,

可否赠我 系在梦湖枕畔?


她说尚青春年少,不敢谈爱,

那人却已心头留白;

赤着脚踏过,青石点点苔,

挽起天边云霭。


林风啊长长,长过几诗行,

倦巢的鸟啊,扑翅而往;

人间灯火啊,烹茶的姑娘,

翘首盼啊,是哪家少年郎。


五月的春衫、六月的天,

她摇着船儿过岸。

簪发的花枝、闲钓的竿,

可否赠我 系在梦湖枕畔?


她笑说不曾听闻 市井言语,

不曾辨腔板高低;

而深知那人是、魂之所系,

藏在梢头浪底。


林风啊长长,长过几诗行,

倦巢的鸟啊,扑翅而往;

人间灯火啊,烹茶的姑娘,

翘首盼啊,是哪家少年郎。


她憩于老绿瘦竹,编苇一渡,

“荣枯皆本分”,叶落花根;

草尖絮絮的微语,还没读,

就跌入山涛峦书。


林风啊长长,长过几诗行,

倦巢的鸟啊,扑翅而往;

人间灯火啊,烹茶的姑娘,

翘首盼啊,手中是新制的裳。


林中女儿啊,惊鸿驻足。

跋山的旅人,涉水的翁叟,

都见过她,弯月未满的时候。


评论 ( 3 )
热度 ( 1 )

© 赭莓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