赭莓奶

扣壶自高歌,哪怕没人听。
5歌: http://5sing.kugou.com/16828252/default.html
微博@赭莓奶_孢子入侵

【当归第一弹】

当归

原曲:藤田麻衣子《蛍》
填词:Gemini水镜

轻袂晕薄烟几缕,素梅印伞日头渐西。

旧城又朔雨浥浥,就窗观景到了天明。

不见月照故庭,不复昔时浓情。


枕书妄窥个中意,佳文妙句无字而韵。

提笔欲与较高低,你却笑我不解风情。

谁信手又一曲,恰似耳畔轻呢。

昔时邻里人,沦为哪家坟?遥望月边村,泪如江奔。

听闻朱红褪去凋零的老城门,石子路蜿蜒,车辙覆过几痕?

酒肆茶舍风摇幡动艳脂香粉,乡音可寻。

拈石作棋巧为弈,折枝成簪裁衣作席。

恨秋风惊扰旖旎,不觉来去流转四季。

我魂念黄土系,逢时自当归去。

昔时邻里人,沦为哪家坟?遥望月边村,泪如江奔。

听闻门前老树繁叶又遮春深,剪虬枝几多,拓乱狂书几本?

可知陋塌还放着那绣衾软枕,余温尚存。

故里入梦深,胜美酒千樽;未饮心已醇,天涯归人。

听闻朱红褪去凋零的老城门,石子路蜿蜒,车辙覆过几痕?

酒肆茶舍风摇幡动艳脂香粉,乡音可寻。


听闻门前老树繁叶又遮春深,剪虬枝几多,拓乱狂书几本?

可知陋塌还放着那绣衾软枕,余温尚存。


(听闻别时你含泪转身又拭去)

枕书妄窥个中意,佳文妙句无字而韵。

提笔欲与较高低,你却笑我不解风情。


(可知我心也依依眷恋不忍离)

拈石作棋巧为弈,折枝成簪裁衣作席。

恨秋风惊扰旖旎,不觉来去流转四季。

我魂念黄土系,仿佛听见熟悉乡曲

再哼起熟悉的乡曲。

评论 ( 2 )
热度 ( 4 )

© 赭莓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