赭莓奶

扣壶自高歌,哪怕没人听。
5歌: http://5sing.kugou.com/16828252/default.html
微博@赭莓奶_孢子入侵

【戏言】荒腔走板

【西北有高楼】

淬血
原曲:生命树
填词:赭莓奶

若时间  永远停留在初见的那一眼    回忆微苦回甜
一把伞   他站在这秽浊的天地之间   不理浮世万千
台上的戏  聚聚散散聚了又散   一折奔马长原
座上的茶  滚烫入凉凉了再添   真心  能托付几遍?

他将阑干拍遍   夜风袖边眷恋
“原是我一厢情愿   讥讽流言唾于口齿间”
还见那衣袂飞卷  泪中奋力一瞥   不值软语温言
这十里洋场  灯红酒绿沉湎
“谁知道命如草芥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言”
纵使我任凭雨水倒灌饮冰饮霜雪
放心  也难凉热血

他容颜  可否允许我放在滚烫心尖   任我时刻惦念
再一出  看着高台之上那啼笑因缘   自动入替并肩

冰轮乍涌  微颤的唇婉转的眼   惹谁兀自情牵
大红帷帐  艳极而哀哀极而艳   仿若 脱离了世界

他将阑干拍遍   夜风袖边眷恋
“原是我一厢情愿   讥讽流言唾于口齿间”
还见那衣袂飞卷  泪中奋力一瞥   不值软语温言
这十里洋场  灯红酒绿沉湎
“谁知道命如草芥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言”
纵使我任凭雨水倒灌饮冰饮霜雪
放心  也难凉热血

若时间  永远停留在初见的那一眼    回忆微苦回甜
一把伞   他站在这秽浊的天地之间   不理浮世万千
谁忍顾相揖别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赭莓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