赭莓奶

扣壶自高歌,哪怕没人听。
5歌: http://5sing.kugou.com/16828252/default.html
微博@赭莓奶_孢子入侵

【北城天街】城中人

城中人(cp:林泽X谢晨风)

原著:非天夜翔
词:赭莓奶

这是个浪漫已死的年代,
谁活着活成一位发条兵,
黑与白,日与夜,我与你,
一触就匆促平行。

你无名指大概烙下戒痕,
我蜷身山城有雾的清晨,
雨夜里,球门前,起誓吗,
如今就默契沉默。

做过爱做过了爱人,
偷过吻偷心的敌人,
决然转身,死活不问
现实从来是最好的炼狱。

不攀至天梯怎知我畏高,
不行至绝地怎拥住风暴,
晦晦暗,天幕下,坐一夜,
逃亡未弥的天裂。*

恨极未动手杀你死,
宽宥设想尚长时日,
而时日无多,唤作死神那个,
终于从你床尾溜过。

做过爱做过了爱人,
偷过吻偷心的敌人,
决然转身,死活不问
现实从来是最好的炼狱。

漫夜星光嘴角的火光,
繁灯点点的滨江,
全部沉寂在你熄灭的眸光。

恨极未动手杀你死,
宽宥设想尚长时日,
而时日无多,唤作死神那个,
终于从你床尾溜过。

是消瘦枯槁的身躯,
是重逾千斤的骨灰,
抽出肋骨,割伤灵魂,
夺走溺水的我唯一浮木。

却还踉跄,活着走完,
走完本两个人挽手的路。

*“那是一种……我很难描述的感觉。”林泽说:“你看过白先勇的书吗,写他和他爱人王国祥,王国祥死了很久以后,白先勇坐在他们当年一起布置的花园里,透过两棵树,看着缺口……”
我说:“缺口当中,映着湛湛青空,悠悠白云,那是一道女娲炼石也无法弥补的天裂。”《北城天街》

评论
热度 ( 13 )

© 赭莓奶 | Powered by LOFTER